一个新疆老篮球人的深情独白:球迷才是真英雄--保时捷彩票合法吗

发布时间:2018-05-23 11:13:56

一个新疆老篮球人的深情独白:球迷才是真英雄

  前些日子,我作为一个新疆的老篮球人应邀前往广汇篮球俱乐部与广汇队球员们就我们的新疆篮球的前世今生进行了一次面对面的漫谈与聊天。说老实话,一开始我对这个事情是婉拒的。

  这一是因为我等这些已经从当年的“社会贤达”到了如今的“社会闲杂”的“篮球老人”净讲的都是些想当年的老事和老理,这些可能也是与现在的篮球后生们的认识与需要格格不入了。

  而且,这些故事的主角儿可能与我们经常在现场或镜头里可以看见的那种表现兴奋且狂热的球迷还是有很大不同的。虽然,他们从来没有到现场看过球,但是他们热情高涨;虽然,他们这么多年从来没有与任何一个队员有过接触甚至是见过面,但是,他们对我们广汇队这一路走来的几乎每一个队员却都是耳熟能详。在我看来,或许他(她)们才是我们新疆篮球前世今生和未来的高天厚土,才是我们新疆篮球发展提高的真正基石和栋梁……

  王小平,女,77岁。新疆女篮在1963年荣获全国联赛冠军时的主力队员之一。后任自治区女篮教练、体工队副队长至退休。其丈夫赵英斌亦曾是新疆男篮队员、教练一直干到退休。可以说,他们二人就是一对名副其实的篮球夫妻和体育家庭。不仅如此,在我这几十年的认识和了解中,王小平指导不仅在年轻时球艺精湛、水平超群,而且即便是在现在退休后仍然爱好诗词歌赋、展示多才多艺,让自己的晚年的生活充满了快乐与阳光。

  其实,在我这些年接触到新疆老女篮这个冠军群体的所有前辈们,她们在每次的相聚中都是欢声笑语、鹤发童颜,载歌载舞,意气风发。王小平指导说,是篮球让她们老女篮的队员们至今也是情同姐妹、亲如家人,也是篮球让她们所有人这一辈子都乐观向上、永葆青春。所以,她们心中这一辈子最牵挂和关心的还依然是在我们新疆的篮球上。

  记得在2002年新疆广汇男篮冲进甲A的那一年,整个新疆篮球界、甚至是体育界都是一片欢欣鼓舞和喜出望外。而这其中王小平她们这些老女篮的队员更是为我们新疆男篮的新突破而开心不已。每次见到我的时候,王小平指导总是要问问球队从训练到状态的很多情况。

  尽管由于种种原因,她们很少有机会到红山体育馆现场去为新疆队加油助威,但她们依然是经常通过包括电视在内的各种渠道关心和了解赛事。王小平指导告诉我,在她们这个年纪看自己球队比赛心脏都会有些受不了,但是她们却还是欲罢不能。

  在谈到队员既要在比赛中“尽力”还要在比赛中“尽心”时,她说,“ 任何的比赛都是既要‘尽力’还有‘尽心’的。‘尽力’是在建立在‘尽心’的基础上的,而‘尽心’是一个队的言谈举止的精神面貌、起伏跌宕中的得失情怀、场上一分一秒、一个球一瞬间的合作、协同的起承转合、比赛中一个战斗的集体,必须要有核心。而一个‘核心’最应当做到的是,组织起全队的积极性、激发出队友的能动力。”

  前一阵子,我在微信上看到有转发广汇男篮在淖(nao)毛湖“爱企感恩”学习教育的一些情况。其中有一张好像是可兰白克在一个老篮球架下的照片。那个所谓的老篮球架也就是我们新疆当年最常见的那种“两根柱子、一块儿板子和一个铁环子”的“篮球架”。而就是这样一个简陋且破旧的篮球架却也是我们这一代新疆人最为熟悉、最为温暖和最感到亲切的。因为,它不仅是我们几代新疆人的青春记忆,而且还是我们几代新疆人的青春见证。

  记得在2002-2003那个我们新疆男篮的第一个CBA的赛季里,我在电视台解说期间曾经收到过一位素不相识的汽车老兵辗转从南疆的团场寄来的一封信。他在信中首先对“早也盼,晚也盼,终于自己的队伍来到面前”而感到欢欣鼓舞。接着他还激动万分地回忆起在我们新疆上世纪五六十年代那个战天斗地和激情燃烧的岁月里,篮球曾经给他们这一代边疆的建设者们带来的那种振奋、那种快乐和那种鼓舞人心的力量。他说,他们当年在南疆运输线上运物质、跑长途的时候,每次一走就是半个月、一个月;一跑就是没日没夜、缺吃少喝,但他和战友们无论什么时候出发,都会在自己的车上带上一个篮球。在当年那条漫长的运输线上,他们最开心的事莫过于就是在每天到达兵站后,能够在球场上痛痛快快地打上一会儿球、斗上一会儿“牛”。他说,在那个艰苦的年代里,篮球就是他和战友们最忠诚的伙伴、最快乐的源泉……

  说心里话,在我新疆四十多年的篮球生涯中,遇到过太多的像这位老兵一样对于篮球有着不解的情结和情缘的战友、老兵和新疆人。而且,对他们的这种情感我自己亦是有着和他们一样的感同身受的。因为,在我个人后来的篮球道路中,同样也是经历过我们新疆当年那个“一场露天电影能使人干劲倍增,一场篮球比赛能使人力量无穷”的激情岁月。所以说,篮球对于我们新疆的历史、现在和未来的意义可能都远远不只是在球场上的。

  王副参谋长其实是我上世纪八十年代初下部队一个阶段里的一位老领导。在我执教军区后勤部球队期间,王副参谋长也是我们球队的忠实球迷。他性格开朗,风趣幽默。有空的时候,他还经常喜欢与我们队员说笑聊天,谈天说地。不过,在我离开那个部队后的这三十多年里,我们之间也是很少有过见面。就在前不久的时候。王副参谋长的女儿给我打来了一个电线岁并且身患癌症十四年的王副参谋长刚刚去世的消息。

  他女儿说,她戎马一生的父亲自患病以来,面对生死一直都是保持着坦荡与乐观的态度。而且,王副参谋长在患病的这么多年里的最大的开心与快乐之一,就是在每一个CBA的赛季里能够与全家人一起观看新疆广汇男篮的比赛。在看比赛时,他还经常是一边看一边给家人讲起当年部队开展篮球比赛的那种气壮山河与激动人心的场面。而且,每当他在电视上看到我在解说比赛的时候,亦还会给他家人讲到我当年在部队带领球队训练比赛的一些逸闻趣事。

  在2017-2018这个赛季里,老人的病情已经加重。但每次有我们新疆广汇男篮比赛的时候,他依然是半靠在床上坚持把比赛看完。他女儿说,王副参谋长最喜欢的广汇队队员之一就是亚当斯,他还特别希望有机会可以见见亚当斯。他想当面告诉亚当斯,希望他能够帮助和率领我们新疆广汇男篮再一次拿到CBA的总冠军。说实话,当接完了这个电话后,我已然也是情不自禁与嘘唏不已了……

  有一位李阿姨,今年82岁。我和她的认识更多的不是见面而是在电话上的。说起来,也差不多有十几年的时间了。几乎在CBA的每一个赛季里,看罢广汇男篮的几次比赛后,李阿姨都会给我打个电话就球队的近期表现交流一番。而我的电话她也是通过各种关系想办法找到的。所以,从某种程度上讲,我这些年与李阿姨的“见面”都是在电话之间的。

  据我所知,李阿姨的孩子们都一直在外忙于工作。平常家中只有她和86岁的老伴。李阿姨平日里在家的主要任务就是照顾年纪越来越大并且患有脑梗的老伴。而老两口平时最大的快乐就是每到CBA赛季时观看广汇男篮的比赛。每年的赛季里,他们都会根据新疆队的比赛时间调整自己的晚饭时间。李阿姨看球不仅是场场不拉,而且是按时按点;不仅是观看比赛,而且还和老伴讨论比赛。有时,遇到他们不解或有了分歧意见时,包括球队状态的起伏、外援与队员的伤病,甚至是比赛的规则和裁判的判罚等等。李阿姨第二天就会把电话打给我,让我来替她答疑解惑。

  其实,在这些年每一次她打电话时,我都能感觉到李阿姨的既怕麻烦我而又确实是欲罢不能的心情。而且,在我的记忆里,她在这么多年来从来与我谈论我们新疆队比赛时,都几乎没有提到过哪一次的输赢胜负,而只是在说打的好或不好。特别在我们球队遇到挫折和坎坷的时候,她的那种牵挂、焦急的心情更是溢于言表。有几次,她几乎都是在请求我有机会一定去给球队说一下和提醒一下应该注意或解决的问题……

  记得在官秀昌的那个CBA赛季,新疆队因为比赛之外的原因而被中止了整个赛季的比赛。与当时新疆球迷一样伤心难过的李阿姨忍不住又给我打了电话,而她打电话的主要意思,还并不是为了表示自己的抱怨与遗憾,而是要我有机会一定向我们广汇的球员和教练转告她的安慰与问候。希望我们的球队不要过于伤心和难过,因为有我们新疆的球迷永远和他们在一起。

  这次在来球队之前,我专程到李阿姨家亲自拜访了两位老人家。李阿姨说,我们看球对于输赢的结果看待的还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我们球员打的斗志昂扬、打的团结向上和打的胜不骄败不馁。她说,其实,我们不一定看的懂篮球的技术战术,但是我们可以看懂篮球的精神,而且也能够感受篮球的那种精神。对于我们而言,能够感受到篮球的精神就是我们看篮球的最大快乐!

  记得大概是在2014年9月份的时候,我应邀参加了新疆大学外语学院庆祝新大成立90周年的老校友座谈会。活动中,在我们这些老校友陆续发言过后,还有其他年轻的校友们接着发言。其中一个已经是部队的一名上尉军官的年轻人在回忆和畅谈了自己曾经在校园的学习与生活后,还特别地对着我说了一番话。

  他说的大概意思是,他在这个座谈会上能看到我很是有些惊喜。尤其是得知我也曾经是新大外语学院的学生后特别高兴。他说,他从小是看着我的篮球解说长大的,后来上大学、再后来到部队,新疆广汇男篮都是他的最爱。接着他还向我询问和了解了不少关于我们球队的许多问题,最后又要求和我一起合影留念。实事求是地讲,在我电视台解说新疆广汇篮球比赛以来,我遇到太多这样坚定并执着地热爱着新疆队的大学生、中学生、甚至是小学生。还记得有一次在我解说比赛时,看到电视平台的互动留言上,一个小学生随着比赛的进程而不断地留言引起了我的注意。

  因为当时正是放寒假前的考试阶段,我也在解说空隙时与他进行了文字交谈。问了些诸如他作业写完了没有?这样看球会不会影响他的学习?去不去过现场看球等等。这个孩子说,学习与看球都是他的最爱。而每次新疆队比赛赢了,他的学习劲头就会更加高涨。后来,我告诉他如果他在考试中能够取得好成绩,放寒假时我会奖励他两张到现场看新疆队比赛的球票。当时,这个喜出望外的孩子就表示会“坚决完成任务”。记得那一次我们最后也都是信守了自己的承诺,最终也是有了一个皆大欢喜的完满结局。

  前些年的时候,我有一次陪内地来的战友到阿勒泰旅游。那天,当地朋友安排我们到哈萨克牧民家里去做客。到了一个哈萨克牧民家里之后,热情好客的哈萨克朋友早已经在他们家里摆满了各种水果和具有民族特色的小吃。忠厚老实的主人在给我们每一个人倒上了香喷喷的奶茶后,便又忙着和妻子进进出出地为我们准备午饭。席间,这位汉语并不太流利并且显得还有些羞涩哈萨克朋友不停地为我们这些客人斟酒和敬酒,一会儿他自己也是喝得有些脸红了。

  或许是慢慢熟悉了一些的缘故,这位哈萨克朋友的话也有些多了起来。后来,他在给我敬酒时,眼睛一直盯着我说,“你吗,长得很像一个人。说话吗,也很像那一个人”。当我问他像谁时,他接着说:“你吗,很像电视上我们新疆篮球队的那个‘教练’,而且声音吗,特别的像”。(他还并不知道‘解说’和‘教练’的区别)。看着他那有些惊讶的表情,我们大家也都哈哈大笑了起来。

  当有人告诉他我就是“电视上那个教练”的时候,这位哈萨克朋友依然半信半疑地怎么也不相信我这个“在电视上的教练”会来到阿勒泰,而且还来到他们的家。后来,在最终认定了这一切后,他又给特别给我敬了一大碗酒。他说,他最爱看新疆队的比赛,尤其是他讲起木拉提、买吾兰等“那几个巴郎子”时,他更是眉飞色舞和如数家珍。后来,我在应他的要求与他们全家照了不少相片之后,他又特别要我等照片洗出来后一定要给他寄来(因为当时他们家还并没有手机,后来,我也真地是把洗出来的照片给他寄了过去)。

  说心里话,当时的那个场面真正是既让我感到了亲切和温暖又让我充满了感慨和感动。而且,这种感慨与感动并不是因为自己个人的洋洋得意而是因为篮球的伟大和崇高。当时我想,眼前的这位哈萨克朋友,或许不一定知道他们的专员或书记、也不一定熟悉他们的县长或乡长,但是他们却是因为篮球认识了我们这些所有与篮球有关的人。由此可见,篮球的魅力无限、篮球的精神远大和篮球的光芒万丈。

  实事求是地讲,曾经很长一段时间里,我自己也还很是有些以一个新疆的老篮球人自居、甚至是自以为是的。然而,在我与我们新疆广汇男篮一路走来的这二十年来的时间里,尤其是当我在我们新疆各族球迷们的身上,特别是在我综上所述的这些朴素、纯粹并且对篮球只是为了热爱而无所取、无所求的真正球迷身上,更是让我愈发地感觉到了自己以往对篮球的认识与理解原来是那样的低级、浅显和微不足道。

  诚然,我在这此列举的这些热爱我们新疆篮球的新疆人,也是我们千千万万个热爱新疆篮球人的代表。其实,他们,只有他们,只有他们这些对新疆充满热爱和对篮球充满热爱的人,可能才是我们新疆篮球的真正英雄,才是我们新疆篮球发展与进步的真正动力。